•                      从具体到抽象是数学发展的一条重要大道。 ――华罗庚
  •                      在数学的领域中,提出问题的艺术比解答问题的艺术更为重要。 ――康托尔
  •                       第一是数学,第二是数学,第三是数学。 ――伦琴
暑期三下乡调研报告
2011-11-21 12:23

 

少数民族文化粗放式开发下新一代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关于对凤凰县山江镇好友村的调研报告

 

 

一、前言

 

        2010714 党中央、国务院召开的新世纪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闭幕。强国必先强教。胡锦涛总书记在这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为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指明了方向。这次会议全面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动员全党全社会全面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教育关系着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键靠人才,基础在教育,特别是对于国家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的教育问题就显得愈发的重要。

    并且在今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两会代表们针对如何保护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如何进行其传承发展提出了诸多建议。随着社会的进步,旅游的开发的不断发展让少数民族管中窥豹,看到听到感受到社会的发展。但是由于各个地区政府重视程度及其旅游制度的完善程度不同,使得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传承和新一代孩子的成长教育问题成了一个至为关键的焦点。

    教育的本质是社会主体与个人主体间的文化的相互传承,凡教育都具有这个本质特点。所以文化的传承与少数民族的下一代的未来教育问题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面对现状,湖南大学数学与计量经济学院在2010的暑假社会实践活动中组织队伍赶赴湘西凤凰县山江镇好友村进行调研支教。山江镇好友村是凤凰苗族的聚集地。苗族生活气息浓厚,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通过调研和支教的形式亲身感受当地文化和教育的变化,对调研的结果进行分析,针对当地的情况,对于如何传承传统文化和发展少数民族特色教育方式提出合理的解决策略、提出建议。

 

 

二、正文

 

摘要:凤凰县是苗族聚集地,也是有名的旅游胜地。苗族是湘西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当今文化与经济和政治相互交融发展,促进了各民族的交流,增强了全各民族之间的沟通,但文化教育等方面上受强势文化的影响,造成了“文化趋同”现象。如何有效传承与保护苗族族的传统文化传承和特色少数民族教育方式在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的的发展,关系到民族文化多样性的继承和国家未来的教育发展。

关键词:旅游 少数民族 教育 文化传承 国家未来发展

正文:

    旅游业作为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上很多的国家和地区得到了蓬勃的发展,被人们称为“无烟工业”“无形贸易”。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的旅游业也在逐步的完善其制度,人们旅游观念的转变伴随这是旅游模式的改变,特别是对于一些文化韵味浓厚的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的旅游开发让当地的居民几家欢喜几家愁。因此在开发和发展特色旅游成为各区域旅游业发展焦点的同时,也要注重景区文化的建设和传承,注重当地居民的教育发展。

        一、山江镇好友村的旅游文化发展状况和教育的情况特点及其转变

承载深厚文化底蕴的山江镇好友村归属于凤凰县,是湖南省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辖县镇,而凤凰县人才辈出﹐著名画家黄永玉﹐作家沈从文的家乡均在此地,文化底蕴浓厚。山江镇位于凤凰县西北部,距县城20公里,是凤凰一个著名的小镇。这里是苗家人的居住地,全村99%的居民是正统的苗家人,只有几户人家是外地搬迁而来的。村子内的就学儿童在日常生活中都使用苗语交流,好友小学只设置了小学1~3年级,超过三年级之后的学生只能在山江镇上的完小或者凤凰县城里的小学进行以后的学业。好友小学平时的上课安排是每天有山江镇上的完小老师从山外步行进入村中授课。在支教期间我们发现了村内还有一部分年纪较小的孩子不会说普通话和外界交流,只能说苗语

       1、山江镇好友村的传统风俗文化传承和新兴旅游文化发展对村子的影响特点情况

现代文化冲击下的传统文化的传承

    近几年来凤凰县城的旅游业日益兴起,使得周边苗寨的旅游观光业也蓬勃兴起。使得苗家的传统文化受到了侵蚀。粗放式旅游业的发展导致不可再生的文化生态资源的浪费,使得当地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出现了缺口。

    现代建筑与传统建筑的交相杂错是现今好友村的主要建筑风格。而以前因为地势原因,苗族多聚集在山区,山高林密,就地取材建造的居民极为普遍。木屋房,青石墙,黄土墙,黑瓦房是苗家人民的主要建筑风格。而今在传统石板路间夹杂了很多的白瓦红砖墙。完整的苗家建筑的瑰丽只能从铺满村子的青石板块间和一些传统的黄土墙上见的。走进当地居民的房子,传统的房间分隔已经与现代的建筑白灰墙交融一起。可以充分感受到当地文化“被和谐”的气息。

    传统的花鼓舞、制衣工艺和苗家独有的酿酒技巧等也已经渐渐失传。少数民族人民的能歌善舞广为人知,特别是苗族独有的花鼓舞,山江镇好友村便是苗家花鼓舞的发源地。但是现今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或者前往凤凰旅游景区为游客们演花鼓舞,新一代的苗家青年们已经渐渐失去了学习花鼓舞的真正精髓的兴趣。在镇上,一位酿酒的老人家告诉队员:“我的三个儿子已经不喜欢这样的东西了,每天来店里转一下就走了,我这个手艺是要失传了”。因为酿酒的过程复杂,经过的工序多而烦杂,新一代的苗家年轻人已经无心学习。而苗家传统衣服的制造手艺是要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在山江镇每隔5天的一次赶集上,背着背篓出售衣服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奶奶,而有统一店面的售衣地方已经是采用机器生产。这更缩小了传统的苗家制衣手艺的生存之路。

    新兴旅游文化对村子的影响情况及其特点

少数民族地区旅游业的迅速发展,为外界游客提供了接触、了解和体验少数民族文化的途径,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的迅速发展,提高了该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但旅游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诸多利益好处的时候,也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比如说,对旅游地区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极大干扰,会人为的改变本地区文化的自然变迁进程,出现文化上的断层等等。

       1.对语言的影响。

       语言是文化一个极为重要的要素,它是文化赖以产生、存在、交流、传递的媒体,也是文化价值观念的储藏仓库。山江镇好友村随着旅游开发,人们的思想观念的转变,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等等传统的苗语交流里已经夹杂着普通话,少数孩子也会使用个别的英语单词。走访了村子的几户人家,发现只有少数的年纪较大的苗族老人家无法使用普通话和我们进行交流外,大部分的当地人们对普通话的掌握情况高出了我们之前的预想,和他们可以正常的进行交流。一个少数民族的语言构成、语言特征,自然可以看成该民族的文化景观之一。但语言又随着环境的改变而发展变化。少数民族地区旅游的开展吸引了大量的外地游客,而这些游客一般来自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在旅游地往往表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和自豪感,相比之下当地居民所说的民族语言则成了一种落后的标志。再加上在交流过程中的障碍使少数地区的居民有一种自卑感。主、客观的双重作用驱使本地人寻求一种共同语来实现与各地游客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因此,旅游开发在某种程度上使之逐渐与民族语言等量齐观成为当地广泛使用的大众交流媒介。旅游开发虽对促进语言的统一大有贡献,但却不利于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的继承和发展,而且舶来品过多,会冲淡本土语言的纯洁性和严密性。

       2.对服饰的影响。

   少数民族地区旅游的开发使本地居民与外来旅游者的接触日益频繁,实际上旅游者停留的时间是有限的,而本地居民由于旅游业的持续发展接触旅游者是连续不断的,结果旅游者给目的地带来的影响比他们受目的地社会文化影响的可能性要大的多。特别是服饰方面,在和本地居民在交往过程中我们发现村子里穿着传统苗族服饰的人已经不多,因为目睹了旅游者服饰的时尚和便利,因此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便纷纷效仿,研究穿起了牛仔裤和体恤衫,而放弃了传统精美的、有文化内涵的、有民族特色的服饰。例如在村子里,原来满街的妇女天天都身着披星戴月的民族服装,可如今除了老婆婆以外,已经没有人在日常生活中再穿民族服装了。这虽然提高了少数民族人民的审美观念,使其生活中注入更多的时代气息,但这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和继承是很不利的,若干年以后本地的民族服饰将会不复存在,这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旅游也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3.对经济意识的影响。

   少数民族地区旅游的开发提高了本地居民的经济意识,使他们知道如何有效地利用本地的资源更好地为旅游者服务以便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为旅游者的旅游也提供了便利。这不仅使他们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收益,提高了他们的生活水平,而且这些对本地的旅游发展也是很有益的。但是有些本地居民的经济意识有些过度了,出现了一些坑蒙、拐骗、甚至勒索的现象,这不仅使游客对少数民族的优良传统产生误解,进而产生失望情绪不会再来重游,而且对本地的旅游宣传也会产生消极的影响。

      4.对民族风情的影响。

       旅游的开发使少数民族的民族风情得以挖掘,并使它得到更多人的了解和喜爱,同时旅游中的民俗表演为游客提供一种旅游现实感,这都有利于少数民族民族风情的传承和发展。但是在旅游发展过程中,经过商业包装的民俗风情丧失了原有的文化内涵,主要表现在民族文化的同化、民族文化的商品化、民族文化的庸俗化、民族文化价值观的退化与遗失。尤其是少数民族民俗旅游和文化旅游,把民俗商品化,破坏了地方文化和人际关系的真实性。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原本真实的民族形象被包装了,其文化传统和自然环境被曲解。

      5.对传统工艺的影响。

   旅游的开发使少数民族的许多快要遗失的传统手工工艺品得以复兴和传播,而且游客对当地工艺品的浓烈兴趣大大增加了少数民族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这对少数民族的文化传承和发展也是大有益处的。但是在有些少数民族地区,为了迎合旅游者而产生的所谓民族工艺品,有的已失去了民族风格,显得不伦不类, 严重损害和贬低当地工艺品的形象、声誉和价值,也改变了这些工艺美术品原来的意义,一些原来富有宗教和礼仪意义的工艺品变成了纯粹的商品,这与少数民族文化的有效传播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2、山江镇好友村整体受教育情况特点及发展

    在这次的调研活动中,我们走访了好友村的村长、村支书、退休老校长龙老师(具有好友小学42年的教龄)以及家访了受支教的5名儿童的家庭。通过对当地村官、老人和土生土长家庭的询问调研了解了山江镇好友村的整体教育情况。

    儿童受教育程度普遍低下,双语教育未全面普及。由于地处偏远的湘西山区,教育力度投入有限,使得村子的教育情况较差,双语教学水平欠佳,小学生的汉语关过得不好,一些孩子们上课无法听懂老师的授课内内容,这样的情况导致了孩子们在高一年级的学习上跟不上,升入初中后许多学生如读天书,学不懂,久而久之,使学生产生了严重的厌学厌烦心理,就不想再读书,不来读书。使得外出打工人员的年龄低龄化了。

    村中留守儿童居多,对平时自身的生活不予关心,多数儿童的身体健康状况情况很差。在好友村,有些村民出于各种原因外出打工,留下子女在当地和没有收入能力的老人家或者爸妈一起生活的,或者是寄放在亲戚家或者别人家中,由于这些原因使得孩子们不能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或者由于留守儿童的监护人素质较低等原因使得他们的家庭教育得不到保障,在学习,生活,心理上都对他们产生了一系列不好的影响。

    村中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突出。儿童少年是国家未来的建设者,他们的身心是否健康成长,关系着祖国未来的强盛,因此全面了解他们的心理特点,对进一步加强对孩子们的健康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在好友村支教队伍发现,好友村的儿童内向或者偏于内向的儿童居多,他们安静、离群、内省;而外向儿童性格突出,由于之前已经有过支教队伍在好友小学进行支教的经历,所以刚开始村子的孩子们对于我们的到来并没有特别的排斥现象,但是这个现象维持到了支教后半期的时候出现了另我们吃惊的事情,我们挂在好友小学的宣传横幅和院旗被村子里的辍学少年用剪刀剪碎,给我们和上学的小孩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可能与好友村当地人们的生活水平贫困落后,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比较贫乏,大多数家庭为粗暴的家长制家庭模式,儿童生活范围狭窄、压抑,生活内容单调有关。加上辍学,使得孩子们没有受到应有的学校教育,心理健康问题突出。

    小学教育制度不完善。因为配合当地少数民族的生活时间,山江镇好友小学每天的上课时间是早上10001210下课,共三节课。中午是休息时间,下午250~400,共两节课。因为好友小学共三个年级上课,平时上课时班级内孩子们学习年级不相同,老师上课通常分批上课,每节课按照班级的孩子们的所属年级情况来上课。比如今天上的是三年级的数学,一、二年级的孩子们就在教室看书自习或者也听点课,下节课的时候就上一、二年级的孩子们的课程。因为老师的人数不够采用了这种教学方式,导致了孩子们对知识的掌握不牢固,并且容易有厌学心理。

二、针对山江镇好友村的现状进行原因分析

    随着社会的发展,旅游的开发程度加大,山江镇好友村收到外来文化的渗透,大众传媒覆盖面的增大,苗族的教育问题及其文化发展传播受到严重的挑战。影响好友村教育发展和文化发展的因素有以下几个方面:

内因:

 1. 人口规模的限制

    文化是由人创造的,教育是文化的发展载体,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文化教育的传承必定要以受该文化影响的人口为前提。苗族是一个成熟比较早的民族,其历史至少可追溯到史前的尧、舜、禹年代,但真正的鼎盛时期是唐宋以来,随着苗族的经济发展和人丁兴旺,苗家的文化经济各方面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新中国建立后,随着国家教育体制的完善,汉族文化的强势地位日趋明显,汉族人口众多,在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居于领先地位,其影响无时无处不在。就苗族而言,因为居住地区的交通不便利,各个苗寨之间的交流较少,该民族的文化只能在民族乡内成为自己的主体文化。因此要保持本民族文化的特色并发展是不容易做到的。

2. 受自身文化特点的影响。

    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中,除了有形的物质文化以外,还有无形的精神文化,如各民族的民间文学、风情习俗等。它们一般是未被文字记载或音像记录的尚未定型的文化事象,主要存储于少数民族成员的头脑和思想意识中,依靠口头传承,一旦承载的个体消失,这些文化也将随之消失。同时其本身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当中,即在外部具体环境的变化下也会随之发生改变。所以山江镇好友村特有的苗寨风俗文化气息从市场作用看,想要任何文化流传于世,都要依赖于一定规模的喜爱该民族文化产品的人群。苗族族的文化产品,首先要赢得本民族的喜爱,表现出文化的先进性,在逐步成熟后才能走向社会,走向市场。然而本民族受众有限,许多文化项目往往因为难以形成规模效益而不能启动,市场狭小限制了苗族文化发展和开发。苗族族自身特点和文化特点制约着文化创造能力。

外因:

1. 经济危机发展下的旅游业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

    在席卷全球的一场经济危机中,旅游行业作为弹性消费品,其与经济周期的关系比较密切,在经济向上运行的时候,旅游消费较为旺盛,而一旦经济危机出现,旅游业也首先受到冲击。随着凤凰县的旅游业发展,山江镇的当地居民也开始慢慢的改变自己的生存模式,靠旅游给自身带来经济利益,而经济危机的出现,迫使旅游人群的减少,当地居民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寻找养家的工作,结果就出现了留守儿童数量的增加,当地年轻劳动力的减少,传统文化无人继承等等的情况。

2.粗放式旅游开发制度的影响

    经济的高速增长,带动了旅游消费的高速增长。对旅游经营体来说,利用高速增长疯狂赚钱无可非议。但产生的粗放式产品强迫式消费,毕竟是以牺牲自然资源和品牌资源为代价的。比如当地的苗寨旅游时一大特色,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涌进苗寨,当地居民接触着来自外界不全面的信息,对外界的认知也只能从旅游人群和电视媒介中得到。在山江镇里,通过和完小支教队伍的交流,我们了解到有一部分的孩子受到社会的不良风气影响,出口成“粗”,举止暴力,让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3.政府的重视力度欠缺

    山江镇很多的小学硬件设施建设不够完善,有的甚至是危楼危房,除了山江镇上和凤凰县里的小学制度和老师教育水平较好之外,其他附属的苗寨小学的条件恶劣,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教育工作的认识还不够,那里的孩子甚至不能完成国家所提出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学业。

三、对保护山江镇好友村苗族的活态文化的传承和发展特色少数民族教育方式的主要策略

1、关于形成该现象的内因相对应的解决政策

    针对出现该现象内因我们以凤凰为例,可以加强各苗寨之间的交流,保留个苗寨自身的主体文化的同时,发展本民族自身文化特色。并且坚持开发富有自身特色的文化商品和特色旅游服务,让更多的人亲身融入苗族的文化中去,真正的喜欢苗族的文化,实现真正的文化旅游。这样才能实现文化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2、关于形成该现象的外因相对应的解决政策

    一般而言,少数民族地区的旅游开发,可利用的资源多以当地的少数民族文化为主体。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我们更要思考好开发少数民族的旅游的特色机制。

1.加强对少数民族地区居民进行民族文化旅游资源保护的普及性 教育 ,提高保护的自觉性

    文化是根植于社会并由人来继承和传袭的,而这些承载文化的人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利益主体。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为了发展的需要在接受文化交流融合这一现实的同时,愿意任由本民族文化的消亡。人们已受到破坏自然环境和生物物种多样性的惩罚,如果不注重保护文化生态,保证文化的多样性,则面对的是文化资源减少、文化生态被破坏的恶果,其危害绝不亚于自然界对人类的惩罚。少数民族地区人民在意识上的自觉和行动上的自主是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基础。因此,开发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最重要的就是要充分尊重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发展要求,尊重他们的选择。

2.加强对游客的教育和管理

    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游客参与性强。游客又是一个比较松散的团体,其素质水平参差不齐,故在旅游过程中,应对游客加强管理,教育、引导他们自觉遵循起码的道德规范,学会尊重当地人的传统与文化。

3.充分发挥政府的职能作用

    面对少数民族地区在少数民族文化旅游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文化趋同现象,当地政府作为管理者,可以利用其职能作用,通过政策引导,发挥经济的杠杆作用,引导少数民族文化的正态发展,使少数民族地区居民重新认识本民族文化的价值,激发他们的民族文化自豪感,促使他们自觉地去维护本民族的文化传统。政府还应在“利益均衡”的原则下,注重开发商与当地居民的利益分配问题,使当地居民能通过开展民族文化旅游达到提高生活质量的目标;同时还应该注重既得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分配问题,返还部分旅游收益用于少数民族文化建设,实现少数民族地区文化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4.建立科学完善的旅游保护机制

    对那些在人类文明进程中蒙昧、落后、不能适应时代发展、即将消亡的文化,实行静态保护方式,即运用现代科技,通过保存实物、影像等手段,用建立民族文化旅游博物馆的方式加以保护。另一方面,对那些能适应时代发展的文化,要进行动态的保护,即对其可以赋予时代精神与新的内涵加以整合,在政府有关部门引导、相关专家的指导下,科学合理地对其进行开发。

 

三、结语

    只有在旅游开发中合理的对当地文化及教育进行保护,才不会出现粗放式旅游下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难”和教育制度不完善、成果不显著的情况。而旅游开发中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应包涵两层含义:

一、保留传统

    保护不是使文化僵化,而是保护和弘扬实质性的传统,在推崇设施设备现代化、思想观念现代化、管理手段现代化的同时,不忘以传统文化作为底蕴,让当地居民感受到体验到科技进步带来的好处并用新兴的特色少数民族教育模式为祖国培养下一代。

二、对外来文化的采借与融合

    在开展旅游的民族地区,外来文化成为当地文化变迁的主要外在动力。在开发中,一方面应正确看待民族文化的传统与现代化的关系,要充分认识旅游发展带来的变迁的可能性,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持其传统的民族特色,减少和避免旅游给当地村民特别是当地的儿童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又要看到文化与教育的发展性,通过旅游业的开展加强当地居民对本族传统文化的认同和对多元化教育的认可,并通过合理采借促进民族文化教育的发展和现代化,实现少数民族旅游开发的社会效益。

通过合理保护,相信祖国的对偏远地区少数民族的教育大计能够得到很好的实施,并且取得很好的成效。为祖国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魏小安  中国休闲经济【M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

焦丹  现代文化发展中的德昂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经济研究刊物 201006

邱丹  对国内度假产品及其营销策略的思考【J】商业研究  2002年(7

周振鹏.中国历史文化区域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1997: 295.

张波.旅游对接待地社会文化的消极影响[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2004(2).

马晓京.西部地区民族旅游开发与民族文化保护[J].旅游学刊. 2000(5).

 

 

最后更新于: 2011-12-08 13:43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5 - 2018 湖南大学数学与计量经济学院